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郑强在太理的功过得失,取消午休缩减福利,力排众议搬到新校区

时间:03-16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29

郑强在太理的功过得失,取消午休缩减福利,力排众议搬到新校区

郑强从太原理工书记的位置退休了,按照中国的传统,一个人离开领导岗位的时候,要总结功过得失。或许功过两个字太大了,那就只说得与失。离开贵州大学的时候,郑强或许以为自己不会再担任一所大学的一把手了,尤其他在浙大副书记的位置上一待就是三年,还有三年就到了正厅级退休的年龄限。没想到,山西的楼书记青睐郑强,力主郑强担任太原理工的党委书记。郑强一直很感激这次决定,他说组织上看得起我。看得起归看得起,组织上任命一个人,是要你做出一番成绩的。对郑强来说,任命到山西,是要提高当地的水平,但是三年时间,似乎又很不够用。时不我待。郑强对教育的看法,在贵州大学的冲劲让他受到重视,在贵州大学的主政经历也让他学会了许多一把手的经验,到了太理之后,郑强还是在强势的推行自己的主张,但是大刀阔斧之余,多了一丝圆融,一些收敛,一些回旋余地。曾经的拉横幅反对郑强的局面,再也看不到了。一 搬校区,拉投资。作为一把手,最重要的事不是阐述教育理念,不是到处演讲,而是改变校园环境,拉投资。能搞来钱,才是好校长。不是说非要高楼大厦才是好大学,只是内陆和西部一些学校的校区老破旧,已经落后于沿海高校。不客气的说,很多东部省份的普通高校,远比西部、内陆省份的211高校建设水平高。没有足够的面积,就容纳不了足够的学生,也没有高水平的设施做支撑。郑强来后第一个月,大手一挥,将太原理工的主校区、行政中心从北校区搬到榆次。搬校区不论在哪个学校,都不是简单的事情,牵扯到利益的方方面面,自然引发了员工的一些看法。比如行政中心搬走了,很多事情必须到榆次校区解决,签字盖章时间太久,坐车3小时,盖章5分钟。很多重点学科没有搬到榆次,材料、机械、矿业等还在北区,实验室条件仍然没有改善,更像是被抛弃了。最直接的一个问题就是老师的上下班问题,多数人家在太原,路上要花费三个小时。尤其到了晚上,如果错过校车,那么可能要付出双倍费用返回北校区。老师或许还好,很多研究生在北校区居住,晚上很不方便。需要指出的是,搬校区不是郑强草率的决定,他也不可能来了一个月就把校区建好了,在他来之前的十年内,搬迁和建设工作就在进行中。太理的官方消息称,新校区从2011年9月动工,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2013年6月已交付使用,包括公共教学楼7栋,学生公寓楼12栋,院系楼11栋,综合实验楼3栋,公共服务设施4个,学生食堂3个,运动场2个。2014年底二期交付面积达到41.8万平方米,建筑面积67万平方米,可容纳学生2万人。2016年初,明向校区容纳学生,教师,服务人员近30000人,是山西大学城人数最多占地最广的大学,位于山西大学城正中心,黄红两色为主的建筑风格被称为“皇家理工大学”。郑强之前,很多领导只是把一些专业学科搬到了明向,郑强来到之后,才把行政中心搬到了明向。郑强对于人们的不满也有所了解,他的回答是:学生在哪里,老师就应该在哪里,校长书记就该在哪里。大学是为学生开的。大学不是为了孩子读小学,不能把家庭生活、照顾亲人作为第一选择。不过有一点值得肯定,搬校区里面总有大量的利益,郑强和这些不沾边,也没有传闻说郑强和里面的利益有关。在迎接新生的时候,郑强大体算了一下账目,新校区大体花了四十多亿。在贵州的时候,郑强提到贵州方面、以及上面给的拨款有55亿之多,同样反对郑强的人,没人拿这些说事。问题总是有的,郑强在经济上,还是让人信赖的。二 队伍改革郑强到太理后,郑强取消了午休,并且裁撤了能够让一个人躺下的大沙发座椅等。这当然激起了很多不满,郑强在采访时的回答是:我一天五个小时睡眠,中午不睡觉。太理午休从十一点半到下午两点半三个小时,机会被抢走了,有精神也没用,都要抢机遇,不是比谁更精神。此外,郑强主政时期,教职工福利减少,校庆靠大家捐钱(扣工资)搞起来。太理的待遇情况是:刚进校的硕士干行政工作,一个月四千左右,博士当讲师,一个月大约是六千到七千,公积金每个月大概是800。郑强回应是:盯着中秋发不发一袋米,发不发水果,就是落后愚昧。知识分子要有职业自豪感,世界上教师的工资都不是最高。我们是创造人的精神的人,这点搞不清楚就错了,这叫自我迷失。一些评价是,郑强在处理治下关系的时候,有了一些手腕。比如组织活动让学生给后勤人员鞠躬,但是对一线教师评价为:老师没有一个好东西、砍工资强哥干得漂亮、老师都是什么货色。或许手腕,是每个主政者都必须掌握的。三 教学改革,没有了通识教育,亲自上思政课,学清北砍掉学分。郑强在贵州搞了通识教育,第一年先学习通识课程,然后是专业课。这招致很多非议,有人认为是浪费时间,也有人认为纠偏作用明显。不过郑强到太理后,似乎放弃了这种拿出一年进行通识教育的做法,转而是示范性的,给新生上几节思政课。相比思政课,郑强最惹争议的是学习清北砍学分。虽然郑强并不要求自己的孩子非要上清北,但是很多做法上,却在和清北看齐。专业课的学分5年间砍掉十几二十多分,原本是六七十学时的专业课压缩到32学时。这对清北的学生或许没什么,全国一流的学生,自学都能看明白,砍掉不必要的课时,给了他们更多自由。但是太理的学生没有那么强,很多基础差一些的学生,跟上课程都很吃力,最后是一知半解。在课程设置上,郑强引入了赛马专业。这让很多人摇头,认为这个专业只是一个噱头。是不是噱头,还要看毕业生未来的就业情况。郑强对于太理的学生提出了很多要求,他说:山西高中前六成的人考走了,剩下四成考研走了40%。人才流失恶性循环。家长说孩子在北京上海觉得有光,这是发展观出了问题。很多人质疑老校区一些硬件设施没有改观,比如北区宿舍漏水,投影仪看不清字,食堂价格偏高,对此郑强的回应是:我早餐在食堂吃鸡蛋,五毛一个,我吃两个,鸡蛋真便宜,对学生非常补贴。此外,似乎是吸收了贵州大学的教训,有人评价郑强对舆论控制很严格,教师的朋友圈不能乱发,如有不当言论会被谈话,机密事情面谈口头通知,重要文件不允许拍照复印。这种控制宣传的做法,虽然没有出现贵州大学集体拉横幅的情况,但是在郑强退休前的几个月,还是出现了举报事件。这件事虽然以吕某某被控制告终,我们也相信官方说法,但是对于郑强来说,这是一个不完美的结束。那么,领导对于郑强的成绩认可吗?客观地说,郑强起到了他的作用,作为一个东部地区来的干部,他把自己的一些理念带到了太理,也推进了太理的工作。不过,官场总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在郑强继任者的选择上,组织上有了不同想法。继任者沈兴全,老家是徐州,但却是一位山西土生土长的干部。他从华北工学院一路升到书记,中间到太理担任过副书记,不过那时候,郑强还在贵州大学。任用本土干部,一定意义上代表了上级的想法——要稳定,暂时不需要太过激进的改革。而继任者的讲话,似乎也表达了这种想法。他表示——要永葆忠诚之心严格要求自己,永葆赤诚之心激励感召自我,永葆卓越之心推动学校发展,永葆坦荡之心约束规范言行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